乌合之众说的是什么(乌合之众的乌是什么意思)

乌合之众

耿弇从小就很好学,又善于骑射,而且对出兵打仗之事很有研究。

耿弇二十一岁的那一年,王莽建立的王朝刚刚灭亡。

各地英雄纷纷起兵,天下大乱。

他也告辞了父亲耿况,跟随一股部队出去征战了。

有一天,在行军路上他突然遇上了王郎,王郎诈称汉成帝的儿子子舆,起兵邯郸。

这时候他的部下卫包和孙仓急忙向他献计,孙仓说:

“刘子舆是汉成帝的儿子,人家可是汉家的正统,咱们应该归顺他才有出路啊。

如果失掉了这个机会以后一定是要后悔的,我们何必再到处乱跑呢?”

卫包也劝耿弇说:“干脆咱们跟刘子舆走算了,将来也好有个归宿啊!”

耿弇听他俩说出这种话,顿时火冒三丈,厉声斥责道:“他刘子舆是何人啊?

只是个下贱的贼,而且早晚都会投降。我到长安去领来上谷和渔阳的兵马,进出代郡和太原,反复只需几十日。

等我回来再去收拾这些‘乌合之众’,不过就像摧毁朽烂的木头一样。

你们俩不知好歹,如果将来遭到灭族之祸,定将悔不当初!”

卫包和孙仓不听耿弇的话,降了王郎。

而他则直接去投奔了刘秀,刘秀赏识和重用了他。

后来他也帮助刘秀统一了天下,登上了皇位。

这是“乌合之众”的故事,也是“乌合之众”一词的来历。

“乌合之众”意思是像乌鸦聚集在一起的一帮人。比喻杂凑在一起,毫无组织纪律的人群,它出自《后汉书·耿弇传》。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经常会听到两个词——“从众”和“法不责众”。

但是经常听到的就是对的吗?

未必,有时甚至恰恰相反。

比如:企业里简单重复的工作、社会上明哲保身的观念这些“从众”的行为。

又如:企业里在厕所聚众抽烟,社会上一些香港青年打砸抢这些自以为“法不责众”的行为。

以上的这些例子都是贬义和负面的,而下面将要跟大家聊的则更多的是广义和中性的,它主要指群体和群众。

群众心理

群众的特征:从智力的角度看,群众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的。

但在感情和激起的行动上,群众则可以比个人表现得更好或者更差,这全看当时的环境是怎样的。

这一切也都取决于群众所接受的暗示具有什么样的性质,这就是只从“犯罪”角度研究群众的专家们完全没有理解到的要点。

虽然群众经常是“犯罪”的群众,但是它也常常可以是英雄主义的群众。

正是群众而不是孤立的个人,会不顾一切地慷慨就义,为了一种教义或者观念的凯旋提供保证,会怀着赢得荣誉的热情赴死犯难。

毫无疑问,这种英雄主义有着无意识的部分,但正是这种英雄主义创造了历史。

如果人们只会用麻木不仁的方法干大事,那历史上则不会留下他们的多少记录了。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将群体看作一个人的话,虽然其智力比个人要低,但是就像互联网是一个“放大器”,可以放大人性中的善与恶一样,群体也是一个“放大器”,它也可以使最终的表现比个人更好或更差。

至于是更好还是更差呢?

则取决于环境和暗示。

比如:在企业中,如果公司制度和企业文化所形成的环境使最终的表现比个人更好,那就容易形成团队。

而如果考核指标和领导作风所带来的暗示使最终的表现比个人更差,那则就容易形成团伙。

人多一定力量大,但是方向比力量更重要。所以我们需要研究群体的特征,塑造积极的环境,给予正确的暗示,才能找到对的方向。

群众的感情:虽然群众经常放纵自己低劣的本能,但它也时不时地做出崇高的道德行为。

如果顺从,不计名利和绝对献身于真正的或虚幻的理想都可算作美德的话,那么群众则经常具备这样的美德。

而且他们所达到的水平,就算是最智慧的哲学家也难以达到。

它当然是在无意识地实践着这些美德,但这却无碍于大局。

所以我们也就不应该对群众吹毛求疵,说他们常常受到了无意识因素的影响,不动脑筋了。

也许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他们真的开动起大脑精致地利己起来,那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成长出文明,人类也不会拥有自己的历史了。

也就是说,就像前面我们聊到的那样,虽然群体是个“放大器”,有高低之分,但是只要有一定的环境和暗示,群体也确实可以做出高尚的事情来。

所以作为群体的领导者,就要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用好环境、暗示和教育,避免培养出“乌合之众”以及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我们作为群体的一员,也不要过于简单和低俗,而要有一定的道德和追求。

比如:在企业中,“从众”和“法不责众”的观念根深蒂固,“团队”和“团伙”之间也一线之隔。

公司制度规范不到的地方要靠企业文化来影响,公司要实现战略、更高的追求和可持续发展也要靠企业文化来保证。

所以作为企业的管理者,就务必要认清这一点,营造好的氛围、培训和领导力,避免培养出“平庸之辈”以及精致的利己主义员工。

我们作为一名员工,也不要唯利是图和得过且过,而要有一定的职业道德和职业追求。

群众的观念:只有在群体想让一些大事件发生的时候,它才有可能发生,就算是最权威的独裁者也没有办法独自引起此类大事件。

最绝对的专制者,最多只能加快或者延缓其发生的时间。而且在这些大事件的深层,总是找不到独裁者的权威,找到的却是群众的观念。

也就是说,不是领导决定群体和大事件,而是群体决定领导和大事件,或者说是“时势造英雄”。

就算没有马云、李彦宏、贝佐斯、佩琦等人,在一定的群体和历史条件下,一样有类似的人会出现,电子商务、网络搜索等技术也一样会被创造出来。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大势和创造的背后,就是群体的需求和观念。

比如:在企业中,公司高管大都风风火火、威风八面。

员工的生杀大权、客户的产品服务,貌似一切都在其影响和掌控之中。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如果企业的管理者不能做好员工的物质和精神激励,不能提高员工的满意度。

如果企业的管理者不懂客户的痛点和兴奋点,不能让客户满意和感动。

那他们就实现不了业绩的增长,最后只会分分钟被忍无可忍的上级扫地出门。

如此结局的背后,也是员工群体、客户群体的需求和观念。

群众意见

群众意见的间接因素:对群体影响最大的间接因素就是民族,因为它本身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其他的因素。

一个历史上的民族只要形成了自己的禀性,作为遗传规律的结果,它便具有了信仰、制度、艺术与哲学上的力量。

因此,它文明之中的一切成分,都只是它气质的外在表现。

民族就具有这样的特点,拥有这样的力量。

而且没有任何要素在对一个种族影响到另一个种族时,不会经历深刻的变化。

也就是说,种族、国民性才是影响群体的根源和间接因素,也是难以改变的、最重要的因素。

国民性是指文化在种族心理上的积淀,鲁迅的《呐喊》、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张宏杰的《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等书对此都有深刻的揭示。

一方面,我们可以在数千年的封建统治下安稳地生活。

另一方面,我们在疫情等大灾大难面前又可以表现出极大的团结、勇敢和爱国热情。

这些种族和国民性的因素,都深刻地影响着群体的意见。

比如:在企业中,我们也深受种族和国民性的影响。

一些领导力、企业文化好的公司可以引导、激发出种族和国民性中善的一面,同时又能避免、压制其中恶的一面。

大家在其中可以一起学习,创新,获益和团结,就像“华为、谷歌”等企业一样。

而一些领导力、企业文化不好的公司则正好相反。

人们在里面简单重复,各自为政,利益导向和唯命是从,就像“瑞幸、安然”等企业一样。

这些企业对种族和国民性的不同态度,也极大地决定着员工群体的意见和行为。

群众意见的直接因素:对群体影响最大的直接因素就是印象,因为群众很容易被形象所产生的印象所控制,虽然这些形象不一定随时都有,但却能利用一些词语或者套话巧妙地将其激活。

这些词语或者套话经过艺术化地处理之后,毫无疑问有着神奇的力量,可以在群众心中引起最为可怕的风暴。

当然反之,它们也可以平息风暴。

也就是说,印象才是影响群体的表面和直接因素,它虽然不像种族和国民性那样难以改变,但却是最重要的直接因素,而口号则可以通过留下和造成印象来影响群体,就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发展才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等口号一样。

这些口号所带来的印象,都深刻地影响着不同时期的社会和群体的意见。

比如:在企业中,我们也深受印象和口号的影响。

在营销里,口号就是广告。

拙劣的广告,我们嗤之以鼻,深恶痛绝。平庸的广告,我们无视,无感。

而优秀的广告,我们则过目不忘,耳熟能详,就像“你的益达”、“怕上火喝王老吉”、“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还收脑白金”等广告一样。

这些广告和口号对不同印象的塑造,也极大地决定着顾客群体的意见和行为。

群众领导:只要生物聚在一起,无论人或动物,都将很本能地让自己处于一个领导的控制之下。

就人的群众来说,所谓的领导,有时只不过是一位小小的头目或者煽风点火的人。

但是即便如此,这个小小的头目或者煽风点火之人的作用也相当地重要。

他的意志,是群众形成意见并且取得一致的核心。

他是各种人形成组织的前提,他也为这些人组成不同的派别铺平了道路。

人就像一群温顺的羊群,如果没了头羊,便不知所措。

其实领导们最初不过是被领导者中的一员,他们本人也是被一些目标所吸引,被一些观念所迷惑,最后才成了它的成员和信徒。

他们对那些目标和观念十分地痴迷,以至于其他的一切都不见了。

对他们而言,一切反对意见都是谬论或者迷信。

也就是说,领导和群体之间既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又是互相需要的关系。

领导也不一定是群体里最强的,但一定是最适合当领导的。

其实在大多数人心里都有一种被管理,被统治的需求,有一种“受虐”倾向,这可能连他们自己都不自知和不太确定。

当然,管理者和统治者也是人,也是群体的一部分,所以任何的管理和统治都是有利有弊的。

比如:在企业中,好的管理者确实可以让公司焕然一新,让业绩蒸蒸日上。

但同时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像“很多员工对于企业的一些重大、显而易见的问题,觉得难道领导真的不懂,不知道吗?”

虽然这些领导聪明过人,一些问题受制于上级或自身的利益没有去解决,但大多数情况则的确是真的不懂,不知道。

因为就像“知耻近乎勇”一样,知而不行其实就是不知。

又像“为什么许多销售冠军被升职后都做不好管理呢?”

虽然这些销售冠军能力超强,做不好管理可能是由于时间问题或他人的排挤,但大多数情况则是他们的确做不好管理。

因为就像“能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适应环境的”一样,这句话不仅对物种,对管理也同样适用。

群众分类

群众的分类:在这篇文章聊过的一些影响的作用之下,有二类人群可以转变为有机的或者心理意义上的群众,我们将这些有机的群众分成以下二种:

一. 异质性

1. 无名称

2. 有名称

二. 同质性

1. 派别

2. 身份

3. 阶级

也就是说,无名称的群体比如:黑社会、古惑仔等,群体成员之间具有共同的犯罪性。

有名称的群体比如:政府、议会等,群体成员之间具有共同的责任感。

派别的群体比如:宗教、经济等,群体成员之间具有共同的信仰。

身份的群体比如:员工、警察等,群体成员之间具有共同的职业。

而阶级的群体则比如:无产阶级、中产阶级等,群体成员之间具有共同的利益。

因此:在企业中,则主要是同质性群体、身份群体和员工群体了。

由于群体成员之间具有共同的职业,所以相比于异质性群体,同质性群体管理起来没那么复杂,对管理者的要求也没那么高。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近年来员工的构成和特质也越来越多元化。

他们具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利益,甚至不同的信仰。

这就要求管理者既要注重公平,拥有统一的目标、公司制度和企业文化,还要考虑到员工的个性、利益和信仰,因材施教。

“犯罪”的群众:群体在兴奋期之后,就会进入一种叫做纯粹、自动、无意识的状态。

在此状态下,它受着各种暗示的控制。

所以,就很难把它说成是“犯罪”群众了。

我保留这一“错误”的定性,是因为一些心理学研究使它变得十分的流行。

没错,群众的一些行为,如果仅仅就其本身来看,的确是“犯罪”行为。

但在某些情况下,这种“犯罪”行为就像“一只大老虎为了消遣,而让其小老虎把一个人撕得血肉模糊,然后再把它吃掉的行为”。

也就是说,群体一旦成型,它完全有可能产生无意识“犯罪”的行为。

就像过失杀人,梦游杀人,未成年人杀人和精神病患者杀人一样,你能说它是真正的“犯罪”吗?

“从众”、“法不责众”和“不知者不罪”有道理吗?

“犯罪”的本质特征是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所以我们要回答那两个问题,只要化繁为简,从结果上去判断即可。

因此:在企业中,就如同德鲁克所说:“管理是一种实践,其本质不在于知,而在于行。

其验证不在于逻辑,而在于成果,其唯一权威就是成就。”

管理没有对错,只有面对事实,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不要苦劳,要功劳。不要过程,要结果。

不要把家当成公司,把公司当成家。

而要把家当成家,把公司当成公司。如此,管理者就不会引导群体去“犯罪”了。

刑事案件的陪审团:一些陪审团为有名称的异质性群众提供了一些非常好的案例,这些陪审团也表现出了容易受到暗示和缺乏推理能力的特点。

当它们处在群体领导影响下的时候,也是主要受到了无意识情绪的影响。

也就是说,群众的眼睛不一定是雪亮的,少数服从多数也不一定是对的。

他们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暗示或领导的影响,最后的决定很有可能只是无意识或少数人的决定而已。

曾经有实验表明,一群高学历的人组成的陪审团和一群低学历的人组成的陪审团得出的结论几乎一样。

所以,难怪一些白领精英和大学教授还能加入传销或邪教组织了。

因此:在企业中,也不要再迷信非真正独立的市场调研、员工调查或“英明”的管理团队做出的决策了,那只不过是失真的或少数领导的决定罢了。

而解决之道则是将组织由大化小,打造学习型的组织,并建立说真话和独立思考的企业文化。

如此,才能帮助企业实现从“人治”向“法治”,从“官僚”向“务实”的转变。

别不承认,其实你就是乌合之众!

无论是新时代还是旧社会,只要工作和生活还以群体的聚合为特征。

如果你一旦进入群体之中,你的个性便被淹没了。

群体的思想就占据了统治的地位,而群体的行为则表现出了低智商、情绪化与无异议。

此时,别不承认,其实你就是“乌合之众”!

我们如果想要摆脱“乌合之众”的魔咒,就要跳脱出来,常反省,以上帝的视角来看待自我和群体,此外:

对管理者,要征求所有人的意见,和少数人商量,自己一个人做出决定。

对个人,则要爱所有人,信任少许人,勿伤任何人。

原创文章,作者:乌合之众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tuhao.com/53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