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闻鸡起舞的主人公是谁)

成语“闻鸡起舞”的故事,可谓是家喻户晓,说的是祖逖与刘琨这对好友,在半夜一听到鸡鸣,就披衣起床,刻苦拔剑练武。年轻时的付出,也让二人有所收获,祖逖官拜奋威将军、豫州刺史,收复黄河以南大片领土;刘琨累迁并州刺史,封广武侯,后拜司空、大将军、都督并冀幽诸军事。然而两人的结局也非常相似,在前线浴血奋战,却受到朝廷猜忌。“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面对外敌环伺与腐朽的东晋朝堂,祖逖与刘琨如何扶大厦之将倾,又为何惨遭失败呢?

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南北相望,殊途同归

一、望族名门,赞世才具

祖逖所在的祖家为北地大族,世代都有两千石的高官,因此祖逖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拥有着衣食无忧的成长环境。但祖逖却是个“熊孩子”,因为不爱读书而每每被父母担忧。青年的祖逖就更“野”了,常常轻财好侠,仗剑天涯,因为生性豁荡,不拘小节,又轻财重义,常周济贫困,因此祖逖深受乡党宗族敬重。这段游侠经历也打开了祖逖的视野,他看清了此时晋朝暗流涌动的局面,更加认识到学习知识的重要性,因此常常手不释卷,博览书籍,涉猎古今,“往来京师,见者谓逖有赞世才具”

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南北相望,殊途同归

刘琨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后裔,祖父刘迈,曹魏相国参军、散骑常侍。父亲刘蕃,官至光禄大夫。而且当时刘琨与一个叫贾谧的人交往密切,还组了个“二十四友”的男团。这贾谧是谁呢?乃是贾后贾南风之侄,此人手握大权,“秘书监贾谧参管朝政,京师人士无不倾心”。二十四友都是豪族贵戚出身,又极富才华的文人,甚至可以说他们是垄断了西晋文坛所有的“泰斗级”人物。刘琨虽然在其中年岁最小,但因为工于诗赋,颇有文名,倒是倍受尊崇。但是“二十四友”的性质却满满发生了变化,他们趋炎附势,潘岳、陆机、陆云等为了追求政治上的发达,拼命拍贾谧的马屁,“著文章称美谧,以方贾谊”。不知刘琨在这里面处于何种立场,但他还是及时离开了这趟浑水,在司州认识了自己一生的挚友——祖逖。

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南北相望,殊途同归

二、司州相遇,效力诸王

当时,祖逖还是个混小子,祖家人丁兴旺,第一个发达的便是哥哥祖纳,“转尚书三公郎,累迁太子中庶子。历官多所驳正,有补于时”。为了家族更好的发展,祖家便搬到了京师洛阳附近,在见识到洛阳的繁华后,激发了祖逖发奋读书、为国报效的动力。在拒绝了孝廉、秀才的征辟后,祖逖选择了司州主簿一职,在司隶校尉傅咸手下做事。从东汉以来,司隶校尉一职就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而傅咸更是一位“刚简有大节,风格峻整,识性明悟,疾恶如仇,推贤乐善”之人,在他的影响下,祖逖整个人升华了,树立起了北伐复国之志。

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南北相望,殊途同归

在担任主簿的第七年,祖逖遇到了一生之友——刘琨,刘琨来此正是担任与祖逖一样的司隶主簿一职,而且“与范阳祖纳俱以雄豪著名”,这些都引起了祖逖的兴趣。虽然刘琨的出身地位高于祖逖,又多少受到洛阳繁华奢靡之风影响,“素奢豪,嗜声色,虽暂自矫励,而辄复纵逸”,但意外的是两人聊得很投机,甚至共同立下收复中原之志。在八王之乱爆发后,两人都在诸王身边任职,祖逖被辟为齐王冏大司马掾、长沙王乂骠骑祭酒,转主簿,累迁太子中舍人、豫章王从事中郎等职;刘琨则辗转赵王伦、齐王冏、范阳王虓之间,任从事中郎、冠军将军、司马等职。

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南北相望,殊途同归

三、出镇地方,披荆斩棘

在司州担任主簿的日子,是逖、琨最逍遥快乐的日子,两人互相探讨天下局势,每每坐谈至深夜,甚至相互约定,曰:“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永嘉之乱,洛阳沦陷,祖逖率亲族乡党数百家南下,自己被琅琊王司马睿任命为徐州刺史;刘琨则带领一千余人来到晋阳,过着“以孤立之身,游于豺狼之窟”的日子。

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南北相望,殊途同归

虽然司马睿并未有北伐之志,但祖逖却并未受到影响,他自募战士,自造兵器,加上宗族部曲的全力支持,祖逖收复了豫州,打通了北伐的通道。在对抗后赵期间,祖逖不仅多次打退赵军,还一举收复了黄河以南中原地区的大部分土地,就连当时的“狠人”石勒也不得不暂避锋芒,主动申请修好,促成边境暂得和平。相比祖逖,刘琨也没好到哪里去,白手起家的他“翦除荆棘,收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狱”,让晋阳重新恢复了生气。后来刘琨坚守晋阳九载,抵御汉赵和后赵入侵,使其成为晋朝在中原的少数几个存留抵抗势力之一。

闻鸡起舞的两位主人公,南北相望,殊途同归

一人在北,一人在南,一个中流击楫以复济中原为己任,一个枕戈待旦志在驱鞑讨虏光复晋室,眼看北伐大业将成,祖逖与刘琨却再次殊途同归,祖逖收复河南,朝廷却派有才望却无远见的戴渊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出镇合肥,又患权臣王敦因为跋扈而再起祸端,最终忧愤成疾,郁郁病终,晋元帝追赠其为车骑将军。刘琨督并州诸军事,在与进犯的石勒在交战中,因为全军尽出导致中伏大败,丢失并州。后刘琨投奔幽州刺史段匹磾,被权臣王敦中伤,同年,段匹磾自称奉皇帝诏旨将刘琨缢杀,朝廷因段匹磾势力强大,还要依靠他讨伐石勒,因此没有吊祭刘琨。太兴三年(320),大臣上表朝廷为刘琨鸣冤,晋元帝于是追赠刘琨为侍中、太尉,谥曰愍。

原创文章,作者:网友投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tuhao.com/655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