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为聘(柳烟芸马儿)完结小说大全_在线阅读免费小说江湖为聘柳烟芸马儿

穿越重生《江湖为聘》,是作者“唐源儿”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柳烟芸马儿,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一把仙剑离奇消失,柳烟芸作为青风派的掌门千金,由于体质特殊,可以感应到仙剑的存在,于是和师兄柳凌风开启了一段扑朔迷离的寻剑之旅。 一入江湖,便邂逅了名动江湖的杀手见离忧。他喜穿红色的衣服,爱吃包子,一双桃花眼风情万种。而在柳烟芸眼中,那只花孔雀骚包又自恋,整天似笑非笑,毒舌又贪财!可怎么越看他越顺眼?咦,她才没有心动! 不料他竟然说:“你的包子救了我的命,恩情太重,已还不起。不如,我把自己给你吧。”柳烟芸仰天长叹——俩包子引发的孽缘啊。 而随着寻剑队伍的壮大,江湖上却掀起了轩然大波,仙剑被盗背后竟隐藏着惊…

点击阅读全文

网文大咖“唐源儿”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江湖为聘》,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重生,柳烟芸马儿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不过三日,各路人士陆续离开奉天,这才让柳凌风三人得以出发。在告别了沈天雄后,他们背着包袱上路了。这次的目的地虽然已经明确了是碧悠谷,但其实,他们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他们只知道碧悠谷在江南龙城,但是不知道它具体的位置。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家决定先到龙城再说…

江湖为聘

江湖为聘 精彩章节试读

经武林大会一战,柳凌风虽不算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但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仗义之举,也使得他声名鹊起。如今在奉天街上与其他江湖豪杰偶遇,人家也会称他一声“柳少侠”,弄得柳凌风的面色一直带着些粉红,煞是可爱。
他们原本计划武林大会结束的第二日便走,但谁也没料到,居然开始有源源不断的人上门拜访。刚开始还有不少人想要同见离忧见上一面,在遭到见离忧的拒绝后,就都是指名拜访柳凌风的人了。
对于柳凌风的出名,柳烟芸刚开始还是高兴的。可看着柳凌风被一干顶着不少头衔的陌生人缠得紧,她心里又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以前爹就说过,人一旦在江湖中出名,就会多了许多无可奈何。若像见离忧那般果断干脆、冷漠到底、不见就是不见,那也还行,但柳凌风向来温和有礼,是断不懂得拒绝这些前辈的。
到最后,辛苦的还是他自己。
好在那些人也不是没事干的。不过三日,各路人士陆续离开奉天,这才让柳凌风三人得以出发。在告别了沈天雄后,他们背着包袱上路了。
这次的目的地虽然已经明确了是碧悠谷,但其实,他们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他们只知道碧悠谷在江南龙城,但是不知道它具体的位置。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家决定先到龙城再说。
一路往南,为了节约时间,三个人一致决定,除非是大的城镇,不然不做停留。这样一算起来,最少也要四五日才能好好休息一次。
三个人的马脚力都不错,不过四日,他们就到达了通州。
通州是个大镇,三个人一进城就下了马,只牵着马缰不急不慢地前行。柳烟芸一连几日都没有睡上一个好觉,如今到了通州,想着终于可以好好洗个澡、睡个觉,再饱饱地吃顿饭,顿时就对自己的人生满意度提高了一个档次。
“这里好热闹啊。”柳烟芸的眼睛扫过街边每一个小摊,又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不由得感叹。
街边小贩大多都是在卖木制或者竹制的饰品,东西看上去色彩单调了一些,不过花式倒是很多,不管是雕刻的,还是编织的,造型都很精美,让人不得不佩服创作者的手艺。
天气也是顶好的。快入冬了,很多时候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难得有这样明艳的晴天。阳光照在人的身上也很暖和,又不会如夏日里那般燥热。
柳烟芸舒服得快要哼起歌来。
这时她骤然停步,眼睛盯住一个小摊,然后走到摊旁,在小贩热情的招呼声中拿起了一枚乍一看并不怎么起眼的素色木簪。端详一会儿,她越看越觉得这簪子好看。
“这个簪子很耐看。”柳凌风也跟着凑过去看了一眼,点评了一句。
柳烟芸笑起来,咕哝一句“我的眼光自然是好的”,转身却将簪子往见离忧面前递去:“喏,你看看,我觉得这个挺适合你的。”
语气倒是很真诚。
见离忧瞥了她一眼,笑了,伸出食指摆了摆,道:“不及我头上这个。”
柳烟芸被反驳了一下,又岂会罢休,立马凶巴巴地冲他喊:“我这个比你那个好看一百倍!”
对于这种幼稚的争吵,见离忧显然没有兴趣,只耸耸肩,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看?那你自己戴。”
言罢,还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她。
柳烟芸气呼呼地让柳凌风付钱,手抓着簪子一个人往前冲,那抓着簪子的姿势,活像是要去捅谁一刀。她气势汹汹的样子,让街上的路人甲乙丙丁纷纷绕道。
柳凌风叹了一口气:“离忧弟,你这又是何必……难得烟芸示一次好。”
“她不是示好。”见离忧牵着马往前走,看着柳烟芸气呼呼的背影置之一笑,“她只是觉得簪子好看,你跟她又从来不用,买下来岂不是浪费?丢给我,倒有些用处。我偏不遂了她的意。”
见离忧也难得这么别扭一次,柳凌风又叹了口气,不好再说什么。
柳烟芸只走了一会儿就后悔了,自己干吗跟只孔雀置气?好了,现在一个人冲在前面,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过,走了一会儿,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感觉,好像有个人一直监视着自己。
柳烟芸停下脚步,左右看了一圈。周围的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又或是忙自己的事,根本就没有人看她,也没见着面部狰狞的可疑人物。但为什么,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柳烟芸不敢走了,神经兮兮地东看看,西瞅瞅,连柳凌风走到她身后了,她的注意力还放在别处。
柳凌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几乎是同一时间,柳烟芸一个转身,握着木簪的手挥了过来。柳凌风始料未及,只得用右手挡在前方,簪子就这样划破了他的衣袖。
“呀,师兄!你没事吧?”看清来人后,柳烟芸大叫一声,连忙捧住柳凌风的手,仔细看起来,“还好还好,只是衣服划破了。”
“烟芸你怎么回事?这么冒失就出手,要是伤到别人怎么办?”柳凌风神色严肃,一副夫子做派。柳烟芸自知理亏,抿着嘴,渐渐低下头去,垂着手道:“师兄,我知道错了。”
“好了,说说怎么回事。”柳凌风语气柔和下来,摸着柳烟芸的脑袋问道。柳烟芸撇撇嘴,耷拉着头,委屈地说道:“师兄,我总觉得有人在监视我。”
说完,她又忍不住左右看了一眼。见离忧见状,用折扇在她脑袋上一敲,道:“放心吧,现在没人监视你。”
柳烟芸肩膀一松,这才放下心来。
三人一同来到客栈,用膳后,各自回了房间沐浴。
柳烟芸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穿好衣服,打开门唤小二上来将浴桶抬了出去。关上门时,屋子里却凭空多出来一个人!
“你是谁?!”柳烟芸怒视对方。剑被放在了床上,她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能贴着门,以不变应万变,要是打不过咱就跑。
“小美人儿,别怕呀。”那人一袭粉色长衫,这都快入冬的天气了,他居然还是穿着一件薄纱。柳烟芸默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点评这身装扮。
不过是分神了片刻,那人就已经走到了柳烟芸面前,只差紧贴着她了。
“离我远点!”柳烟芸烦躁地推了他一把,却发现居然推不动!怎么回事?
那人歪嘴一笑,伸出手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另一只手直把她往怀里带,嘴里说着:“小美人儿,你可真美,不如今晚陪哥哥如何?”
愤怒感比羞涩感来得晚,长这么大,柳烟芸还从来没被人这样轻薄过。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怕是遇到了人们口中的“采花贼”了。就在采花贼自以为柳烟芸已经乖乖从了自己、正把嘴往她嘴上贴去的时候,暴怒的柳烟芸铆足劲踩了他一脚,并借力推开他,打开门就往隔壁跑去。
柳烟芸特别狠,刚才那一脚,她特意只踩了脚尖,采花贼觉得自己的脚趾被剁了。
推开隔壁房间的大门,柳烟芸大吼一声:“师兄,抓采花贼!”
待定睛看去,看到的却只是半露胸膛的见离忧,对方脸上还带着沐浴过后的潮红。柳烟芸跟着火了般大叫一声,抱着脑袋又往回跑。
那采花贼想必是痛得紧了,竟然还没跑。
“司空偷心?”见离忧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柳烟芸浑身一颤,脸顿时红成了西红柿,不敢回头看他。
见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司空偷心抬起头看过去。这一看,他立即变了脸色,也顾不上脚疼,直接就往窗口扑去。
须臾间,见离忧左脚点地,在司空偷心跳窗前拎住了他的后衣领,也不看他,拖着他走回了房间中央。此刻,柳凌风也闻声而来。
司空偷心哭丧着一张脸,抬眼偷偷看向见离忧。柳烟芸见人被抓了回来,想着之前差点被他轻薄,又狠狠补了两脚,痛得他直叫唤。
“我说过,不要被我看到第二次。”突然,见离忧冷冷开口,眼神凛冽。司空偷心打了个寒战,战战兢兢道:“那个……我不知道你在这儿……不是故意要出现的……”
哎?他们之前认识?柳烟芸看了看司空偷心,又看了看见离忧。
“想要安然无恙地离开这儿,就拿你的情报来换。”见离忧不打算跟他废话,放开拎着他后衣领的手,双臂环抱,一脸嫌弃。
“……你想知道什么?”司空偷心开口,差一点儿就接着说出“一千两”的价钱。
“近三个月,有没有见过碧悠谷的弟子?”见离忧拧眉。
“碧悠谷……”司空偷心想了一会儿,咬咬牙,肉疼地免费给出信息,“见过。一共四人,应该是出门办事,一名弟子手中抱着个长方锦盒,可能是要给谁的。”
柳烟芸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打起精神来。
“不过,当时我看到其中一名弟子不知什么原因与他人交手,那套路,却不大像出自碧悠谷。”停了一会儿,在见离忧逼迫的目光下,司空偷心把最后一点儿情报也吐了出来,“但碧悠谷的武功向来以变幻莫测出名,世人没见过这种套路也很正常。”
“很好。”见离忧冷着脸点头,“最后一个问题,碧悠谷在哪儿?”
“龙城。”司空偷心将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出来,知道见离忧想知道的不是这个大范围,继而解释,“碧悠谷从来没有人去过,我真的只知道它在龙城。”
“滚吧。”见离忧知道司空偷心没有说谎,开口便只说了这么两个字。
司空偷心如蒙大赦,转身往窗户处走,却被柳烟芸叫住。
“我有最后一个问题。”柳烟芸看着他,手却指着见离忧,“这只孔雀为什么这么讨厌你?”
司空偷心面色一红,没有注意到见离忧越来越差的脸色,实话实说道:“喀喀,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把他当成了姑娘……然后,就做了今晚我对你做的一样的事……”
之后,见离忧被柳烟芸整整笑了三天。
每当提及司空偷心,柳烟芸先是被口水哽住,之后咳嗽两声,然后笑得前俯后仰。倒是见离忧,只摇着扇,面色一僵,尴尬笑着。
柳烟芸觉得,她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
确定了天灵剑丢失确实与碧悠谷有关,三个人决定再加快脚程,只差不分昼夜地赶路了。
商量后,他们选择了一条最近却也最难走的路径。一路上人烟罕见,山路崎岖,道路狭窄,人跟马都很辛苦。偶尔见到一座空茅屋,也只能将就着休息。一旦看见农舍,三人就及时补充粮食跟水。
对于柳烟芸来说,这已经够苦的了。可为什么还会碰见意外情况?!而且还来了三次?!
第一次。
一群黑衣人从山上高大的灌木丛里蜂拥而出,挥着剑朝他们杀来。上次,好歹只是先围住,给了柳烟芸他们缓冲的机会,这次,连个前戏都没有。
这批黑衣人比起上批来,似乎都要高出一个档次,至少武功是这样。柳烟芸近身跟黑衣人打斗时,发现他们的剑前端都微微有些弯,跟刀的款式有些像,很怪异。
这场战役中,柳烟芸发挥了她应有的水平,居然也保得自己没有受伤。
三人解决危机的时间:大约半盏茶的时间。
第二次。
他们要从一条小路穿过一片竹林。走到竹林深处时,突然从十几根竹子上滑下来一群黑衣人。这次的黑衣人连兵器都换了,换成了宽厚的刀,直直朝他们砍来。
据柳烟芸几次交手的感受,这一批黑衣人又比上一批厉害了一些。至少,这次她挂彩了,手臂被大刀划到,割出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柳凌风心疼,发了狠,冲过去一眨眼的工夫就把伤害柳烟芸的那人灭了。
三人解决危机的时间:大约一盏茶的时间。
第三次。
也就是现在。
柳烟芸看着眼前戴着银色面具的女人跟她身后那一堆黑衣人,欲哭无泪。娘亲哎,搞来搞去,还是她的杰作!
这下,三人笃定,这几批黑衣人确实出自同一个组织。
三人背靠着背,只听柳凌风低声说道:“离忧你保护烟芸,那些黑衣人的实力估计跟前两批差距不会太大,你应该能应付过来。我去对付那个银面女人。”
“还是我去吧。”见离忧的手探向腰间,“那个女人应该不太好对付。”
“上次我同她交过手,对她的武功有所了解,比你去更合适。”柳凌风把声音压得更低,“你武功高强,这些黑衣人应该不在话下,好好保护烟芸!”
说完,柳凌风率先朝银面女冲了过去。
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给柳烟芸发言的机会。
“跟紧我。”见离忧扭头凑到柳烟芸耳边,轻声说。他的嘴唇都快贴上她的耳坠,惹得柳烟芸一阵脸红。就在她心如小鹿扑通扑通乱跳之时,见离忧探入腰间的手抽出,一把剑就这样出现在他手中。
柳烟芸睁大眼睛,原来他的剑不是被偷了,而是藏在了腰间,替代了腰带!
剑身轻薄柔软,与柳烟芸印象中的剑不太一样,威力却不容小觑。不过几招之间,见离忧已取了五人性命。
柳烟芸跟着他,奋力与黑衣人拼搏,眼睛却总是忍不住瞟向他。
她以前都只见他用折扇做武器,从未见过他使用剑。没想到,他耍起剑来也好看得紧,动作繁杂,华丽得有些像爹爹口中说的花架子,可偏偏招招又快又狠,几乎没有黑衣人能在他面前躲过三招。
柳烟芸数了一下,在她手中解决掉的黑衣人,只有两个。其余的都被见离忧解决了。
现在只剩下银面女了。
见离忧哼了一声,剑跟挽花儿似的朝银面女刺去。动作太快,银面女也有些吃不消,被打得连连后退。关键时刻,见离忧脚上做出一个假动作,分散她注意力后,手腕一转,一剑刺中她的腹部!接着一掌劈上了她的肩。
看他那架势,怕是非弄死她不可。
银面女自知不敌,不再恋战,咬牙脚尖一点,拼尽全力使用轻功逃命。
见离忧欲追,却意外地被柳凌风拦了下来。
“算了,不过是个受命于人的弱女子。”
将剑绕回腰间,见离忧打开折扇,笑得一脸潇洒,看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黑衣人一眼,对柳凌风道:“这些人不也一样只是受命于人吗?凌风兄,怜香惜玉也要看场合。”
见他嘲讽自家师兄,柳烟芸可不干了,立即跳出来反驳:“喂,我师兄那是善良,不忍伤人性命。”
见离忧轻笑几声,瞥了柳烟芸一眼:“这些人的命也是命。烟芸姑娘,在下记得,你能活着似乎是托了在下的福?可不要这么快忘恩负义哟。”
柳烟芸很想打他,转头冷脸问柳凌风:“师兄,我能打这只孔雀吗?”
柳凌风忍俊不禁,摸着她的头无奈道:“好了。”又看向见离忧,认真地说道,“不会有下次了。”
见离忧浅笑着点头,不再争执这个话题。只有柳烟芸还在乱哼哼,她不知道,江湖上有句话是:对你的敌人留情,就是对你自己残忍。
“这几批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啊?”柳烟芸有些纳闷。
“不太清楚,不过,”柳凌风沉吟片刻,“碧悠谷的嫌疑很大。”
“我知道!”柳烟芸霍然变得兴奋,“他们是要阻止我们对不对?!”
见离忧笑,折扇轻摇了几下,不说话,转身上马,走了。
经过这几次刺杀,三人决定改变路线,导致折腾了半个多月才到达苏州。
苏州是他们的倒数第二站,也是他们决定落脚的地方。
进入苏州城,满城都是漂亮的姑娘。
突然柳烟芸就想起第一次在花魁节上见到见离忧时他说的那句话,也不由得感慨,果然江南女子就是不一样。
跟着见离忧七拐八拐进了一个小巷,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只得从后门偷偷进入了一家客栈。掌柜好像跟见离忧相熟,两人只打了个照面,见离忧就带着他们直接上了三楼客房。
推开门,里头已经有了三个人,两男一女。
柳烟芸下意识准备拔剑迎战。
见离忧按住她的手,走进屋子,边走边说:“哎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几天了。这次至少得休息三天才走!”说着,回头朝柳凌风眨眼。
“嗯,听离忧弟的。”柳凌风附和,拉着柳烟芸进屋,将房门关上。
屋子里头的三人也不说话,见到他们就自顾自地掏出一堆东西,然后在脸上涂涂抹抹,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见离忧也只是环臂在一旁看着他们忙碌,并不吭声。
半个时辰过后,三张迥然不同于之前的脸出现在柳烟芸面前。柳烟芸张着的嘴已经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这……这不是……”柳烟芸连话都说不完整了,见离忧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柳烟芸便干脆闭了嘴。见离忧满意地对三人点头,轻声说道:“各位宝刀未老啊。”
三人中的女人瞥了他一眼,出声道:“哼,要不是为了你这臭小子,我们至于出山吗!”
连……连声音都跟自己是一样的!柳烟芸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知道了,下次一定抽时间来看你们。”见离忧笑嘻嘻地拍了拍他们的肩,三人起身,便被见离忧推着出门了,“好好在街上晃荡一圈啊。”
那三人顶着柳烟芸他们三人的脸出门后,见离忧迅速转身,来到他俩面前,压低了声音:“我们坐明天下午的船走。”
柳烟芸这才知道,原来师兄早已同见离忧商量后改变了去龙城的路径,改陆路为水路。而这三人,也是见离忧提前打好了招呼,只等在此处见真人的。
眨巴了几下眼睛,柳烟芸第一次打心眼里觉得见离忧还真挺神通广大的。
美美地睡了一个晚上,三人就拎好包袱赶往水港。
因为有替身去吸引他人的注意力,他们三个这次走得特别顺利,坐了一天一晚的船,终于到达了最终目的地——龙城。
龙城地方大,人却不是很多。房子建得很宽敞,因为是水乡,农产品很丰富,到处都可见卖新鲜蔬果的农民。
找到一家客栈住下,三人草草吃了顿饭,就出门想办法打听碧悠谷的位置。可是打听了许久,也没有一丝半点的线索,这让三人都犯了愁。
不知道碧悠谷的位置,那即使来到龙城,又有何用?

小说《江湖为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0:27:15
下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0:2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