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九品地师(杨公盘黄符)_九品地师杨公盘黄符免费阅读无弹窗

以杨公盘黄符为主角的都市小说《九品地师》,是由网文大神“弹指一壶醉”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一等地师观星斗,二等地师寻水口,三等地师满山走,你问我是几等?我只能是个九品!我这条命是借来的,终究要还。…

点击阅读全文

九品地师

主角是杨公盘黄符的都市小说《九品地师》,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弹指一壶醉”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这大娘一听连连摆手:“小兄弟,我们不看了,就求这丧事赶紧顺顺利利地办了,还要顾好活人的事,今天劳烦你了,太感谢你了。”她说完给一边的亲戚使个眼色,一个信封塞进我的手里,李叔也是灵光,赶紧说道:“那出殡的时候提前通知我,我带人过来,就这么说定了。”主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请我们走人,自已好去料理事情,我们仨…

阅读最新章节

男人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哭都哭不出来,家里头已经有一桩丧事,要是再来一桩,一门双丧,这是大不吉利的事。

爷爷轻咳道:“事已经出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有两件事,丧事还要办,但事也要平,你们想想黄皮子最喜欢什么?”

一个大概是男人家的亲戚,抢着说道:“那还用说嘛,黄皮子最喜欢吃鸡呀。”

“这不就得了,从今天起,每天杀上几只鸡,直到不做梦为止,试试能不能保住你的这条命吧。”爷爷说道:“一般来说黄大仙喜欢附在女人身上,附男人是真动怒了。”

男人现在只想保命,不要说杀鸡了,杀狗杀猴都得宰呀,他本来就是屠夫,杀点牲畜什么的,手到擒来,爷爷给我使个眼色,我才想到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大娘,您儿子的坟我们选好了?您和我们一块去看看?”我赔着笑脸说道:“地方挑得离您们家的祖坟不远,可以望着。”

挑穴这事是我们爷俩的专长,但挑好后也要让主家去实地看看,他们认可后才能收到钱,他们虽然不懂其中的道道,看看图个心安。

这大娘一听连连摆手:“小兄弟,我们不看了,就求这丧事赶紧顺顺利利地办了,还要顾好活人的事,今天劳烦你了,太感谢你了。”

她说完给一边的亲戚使个眼色,一个信封塞进我的手里,李叔也是灵光,赶紧说道:“那出殡的时候提前通知我,我带人过来,就这么说定了。”

主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请我们走人,自已好去料理事情,我们仨刚出门,大门马上关上了,我的感觉有点不太好,有种被人用完就扔出来的感觉

算了,反正钱都拿到手了,我走了没几步突然停下了,我现在才想到一个问题,要是这家男人抓的黄皮子全是在我们家墙头逮住了,那岂不是一百多只?

这一百多只黄皮子在我们家墙头上趴着?!一百多只哪!

何寡妇那受惊的眼神在我脑海里直晃,怪不得把她吓成那样,一百多只黄皮子在我家墙头上,那不得密密麻麻?

这一百多只黄皮子这家男人是怎么弄走的?难不成分了好几趟?这么处心积虑要拿下这么多只黄皮子,无非是为了钱,为了钱都迷了心窍了。

可是,黄皮子被称为黄大仙自有它的道理,它们是有灵性的,还能呆在原地不动等着这家男人分几批去逮他它们吗?

我这一想,觉得前后又矛盾了,一百多只不太可能,还是回去问问何寡妇要紧。

我的个乖乖,只是假设着想想当时的画面,我就头皮发麻,鸡皮疙瘩竖起来,更不要说头皮紧绷绷,现在站在这里要晃地上,都没法抬腿走道了。

看我突然像块木头呆在原地,李叔笑骂了几声,不由分说扯着我就走,他一向粗枝大叶,现在只以为我被刚才的情形吓得后怕。

李叔他们八仙要等到正式出殡的时候再过来抬棺材,这家也没要求咱们爷俩一路陪同到最后,我都舍了一口童子眉了,不该管的闲事也管了,这活已经了了。

一口童子眉就是一口舌尖血,咬上去的时候还得有分寸,不然轻则把舌头整豁了,重则万一咬得不好,这条命都要搭进去,想要学的人还是省省吧,就算是童子也不敢随便咬。

回村必须经过来时的山,今天为了探穴,也没骑车过来,反正离得也不远,我们走路回去也就半个多小时,李叔看到被黄皮子附身的人后一直处于亢奋之中,和爷爷不停说话。

我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手里握着装杨公盘的包,走着走着,我的思绪变得恍惚起来,就在此时,我感觉脚下的山路离我越来越远,村庄,山峰,河流全部离我远去!

这感觉如同返璞归真了一般,有句话叫透过现象看本质,我这一刻的感觉就像透过这些山峰河流看到了这片区域最原始的地形地貌。

我的头晕沉沉地,眼前也迷蒙一片,整个人好像在走神,但神智又异常清醒,脑海里呈现出一个完整的沙盘,这个沙盘上就有非常清晰的地貌分布!

这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我马上重新感受到脚踏实地的感觉,刚才就像神游一样,等等,刚才的那种状态不就是步入心盘吗?

我从小被爷爷逼着学习,也知道古代风水大师勘验地理的至高秘诀,掌握心盘术须有两个起码的入门条件,一是熟练将各类风水局的变化烂熟于心,二是能够进入一种所谓天人感应的状态,才能够去运转心盘。

据说真正掌握心盘术之后,甚至能够运转天地灵气为己所用,有趋吉避凶、养生延年、驱用鬼神等不可思议的神妙,听上去很玄,已经类似于一种修炼了。

所谓心盘,就是不用拿着罗盘,就像自已心里有一个罗盘在不停运转,风水局会自然而然地出现,由此判断吉凶,这是一种极难得修炼的境界。

我刚才出现的情况就是这种空灵忘我的心盘术,可惜呀,来得太快,去得也快!

等我反应过来,现在想专门去感受心中的罗盘,怎么用力也不行了,爷爷突然回头,叫了我一声:“不易,你站着不动干嘛,让我们两个去抬你?”

有李叔在,有些话我先按下不表,等回村后我先把这事告诉了爷爷,爷爷听后两只眼睛都充血了,不可置信地去翻自已的旱烟袋,看上去他也困惑不已。

“你晓不晓得有好多地师一辈子都修不出来心盘?”老半天后,爷爷才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刚才真有的感觉?”

“有!”

“这事邪气喽。”爷爷用旱烟杆子敲着自已的脑壳,费解道:“煞泡遇到你也没得辙,黄皮子附身的人遇上你也没得辙,现在好,你还感受到心盘了。”

“不止,爷爷,小何姐姐说好多黄皮子趴在我们家墙头上。”我补了一句:“这也邪气,还就是我撞煞的那天晚上,我怎么感觉进了那座古墓后就一路邪气了?”

小说《九品地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0:31:35
下一篇 2024年3月23日 20:3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