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要死了,能见一面吗?陈长安李冰云免费小说完整版_小说完结玄幻:我要死了,能见一面吗?陈长安李冰云

热门小说《玄幻:我要死了,能见一面吗?》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陈长安李冰云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陈长安”,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穿越到异世界,陈长安修炼三百载,终成异界最强者。三百年来,他亲情友情爱情圆满,认识的人都是大陆顶尖强者。唯独近期和妻子闹了一场,妻子离家出走,说要冷静一段时间。他没有阻拦,想着自己有几千年寿元,慢慢等她回来就行。可这时,系统却突然提示,他即将身死道消。哪怕再不舍,他这时候也要开始和自己珍重的人道别了。而在临死前,他最想见的人还是自己的妻子。可妻子迟迟不肯回家,死亡日期越来越近……….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陈长安李冰云出自小说推荐《玄幻:我要死了,能见一面吗?》,作者“陈长安”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平时也有强者前来,可是,大陆最强者到来,他可是第一次见到。这应该是他当守卫生涯的巅峰。一旁的守卫一拍这守卫的脑袋。一副你他娘傻了的模样…

玄幻:我要死了,能见一面吗?

阅读精彩章节

沈家是这座城市里最大的势力,守门之人都很强。

平时可没人敢随意上门,甚至路过沈府大门的时候,都会低着头,不敢直视守门的守卫。

当陈长安出现在此时,两个守卫习惯性高声问道:“来者何人?所为何事?”

陈长安气息内敛如没有修为一般,淡然道:“找你们沈家老祖,就告诉他,陈长安来访。”

“陈长安?”两个修为不俗的守卫嘀咕了一下,紧接着同时身子一抖,急速往陈长安看去。

看清陈长安真容,两人霎时间白了脸庞,全身都在战栗。

大陆最强者,陈长安!

“前…..前辈,您稍等!我……我这就禀报!”

一个守卫焦急拿出传音石,守门这么多年,他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平时也有强者前来,可是,大陆最强者到来,他可是第一次见到。

这应该是他当守卫生涯的巅峰。

一旁的守卫一拍这守卫的脑袋。

一副你他娘傻了的模样。

他脸上升起了谄媚笑容:“前辈往里面请,先到待客厅!”

同一时间。

沈家深处,一座大殿中,正有一群老头子们聚在一起,商讨着事情。

为首的青袍老者已经没了头发,长相十分威严,修为气息深厚悠长。

他说着话时,其余同样年纪之人都不敢说话。

“我们沈家生意越来越不好,此时聚宝堂在城里发展起来,家族的商会定要受到打击,再不想出改变的办法,我们沈家在大陆的排名又得往后掉!”

一群老者苦笑不已。

哪有那么多办法。

沈重见一群人只有苦笑,心里哀叹。

他们一群老古董主持的生意,缺乏创新和活力。

可现在年轻一辈中,又没诞生能扛大旗之人。

他孙女其实挺不错,可就是那性格,很不适合做生意。

就在全场寂静时,沈重发现传音石震动了起来,他眉头皱得更紧。

管家给他传音了。

“老祖!大陆最强者陈长安前辈来了!!”

仅仅一句话,沈重心头的火气瞬间消散,全置换成了震撼。

陈长安?!

来了?!

沈重豁然站起,吓得一群老者以为沈重要暴怒,纷纷缩了缩脖子。

他快速给传音石传话。

“他态度如何?”

忐忑,紧张,心里七上八下。

直到他听到管家说陈长安看起来客气温和有礼貌,才喜笑颜开了起来。

陈长安在待客厅等了十多息,一群老头子就出现了。

沈重等人看清楚陈长安后,皆变了一个样子,谄媚讨好的笑容挂满了脸庞。

“恩人!您怎么来了?!”沈重闪身般上前,躬了躬身,招呼起来。

陈长安笑道:“路过这座城市,想起你的家族在此,便来寻你叙叙旧。”

沈重怔了一下。

他是见过陈长安,也被陈长安救过,可也就只是在那次与陈长安接触过,并且时间格外短暂。

这算得上交情吗。

“恩人还记得沈某,是沈某的福气!您应该早点散出修为,那样我就能亲自迎接了!多有怠慢,让恩人久等了!”

“老朋友见面,散出气息容易惹人瞎想。”

“也对,恩人要喝茶吗?我们边喝边叙旧?”

沈重可想陈长安散出修为,令全城都知晓这事。

只要陈长安不是来杀人,那他们沈家明日就能在大陆所有人嘴里,至少停留一遍。

人人都会传大陆最强者到了他们沈家,这无异于是免费的宣传。

也许就能改变他们沈家不生不死的生意状况。

陈长安点头,与沈重坐下,简单聊了起来。

聊得差不多后,他开始说出此行目的。

“沈道友,先前我来你们沈府前时,看到了一名长相美丽,性格上貌似有些谨慎的女子,好似在你们沈家也有些身份的小辈,不知叫什么名字?”

沈重愣了。

这听起来很像他宝贝孙女!

沈重试探性道:“那应该是沈某孙女,难道那小妮子得罪了恩人?如果是,还望恩人看在她还年轻,莫要动怒!”

陈长安摆了摆手:“非也,我就是见她长得俊俏美丽,多看了一眼罢了。还有她的性子让我想起了我的老朋友,回来家里都能在外面转几十圈的人,除了你孙女,应该就只有我那老朋友了。”

确定自己孙女没有得罪陈长安后,沈重松了一口气。

他也知道陈长安说的老朋友是谁。

定是苟道人了。

“她确实有些谨慎过头了,这还和恩人朋友有些关系,这小妮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突然听说了苟道人前辈的威名,就模仿了起来……”

沈重暗暗苦笑。

其实事情和他说的不一样,沈瑾珍变成这般,算是他这个爷爷造的孽。

二十多年前他从别人手里弄来了一张苟道人年轻的画像。

于是他就和乖孙女吹起牛来。

先吹自己认识大陆第一强者陈长安,然后介绍起画像里的苟道人。

没想到自己这孙女看着画像里的苟道人,就来了兴致,一直追问苟道人的情况。

他当时没过脑子,而且孙女也才十岁,便大概将苟道人生平事迹说了出来。

也不是吹嘘,就单凭苟道人是陈长安认可的男人,苟道人就是大陆最强之人之一。

也是那时候起,他渐渐发现自己孙女变得谨慎了起来……

“不知她成婚没有?”陈长安笑着问道。

沈重脑子嗡鸣了起来。

这问题,有些东西!

“没有!就是因为这性子,我给她介绍了很多男人,都没让她满意!”

“哈哈,那正好,我想给她介绍一个朋友,两人可以认识认识,若是看上眼,就让两人在一起,如何?”

“好!甚好!!”

沈重激动得整个人都抖动了起来。

声音极大。

仿佛以后要嫁人的人是他一般?

他很清楚,陈长安说的朋友,定然是苟道人了!

陈长安笑道:“行,既然沈道友同意了,那你把你孙女叫来吧,我朋友刚好也在城里,我让他过来。”

……

沈瑾珍刚回到家里没多久,就接到了自己爷爷的传音,来到了待客大厅前。

看到一群家族元老都在,她皱了皱眉,又快速在身上贴上了一些护身符。

别看是家人,但还是得防一下。

沈瑾珍简单和元老们点头致意后,看向后面坐着的沈重,微笑开口。

“爷爷,找我有事?”

她这时也看了眼陈长安。

也就一眼,眼眸猛地睁大。

她在画册里见过这位!

大陆第一强者!

“小女子沈瑾珍见过陈前辈!”

见沈瑾珍识大体的样子,沈重满脸自豪,笑着跟陈长安道:“恩人,不知你见到的女子,可是我这孙女?”

陈长安微笑点头,看向沈瑾珍:“无需多礼。”

沈瑾珍呆滞了一下。

这位见过她?

就在这时。

外面响起了轻快的步伐。

“老祖!苟前辈到了!”

管家的声音响起。

陈长安只是听到苟道人的脚步声,就清楚这老小子真的动心了。

沈瑾珍往外面看去,当看到苟道人后,愣了。

这人和她那画像里的苟道人有些像!

而且也是姓苟!

还和大陆第一强者陈长安认识!

不会就是她仰慕多年的苟道人吧!

等等,这身材,怎么看起来像先前她救的那人呢。

突然,她意识到了什么,快速转头看了眼陈长安。

内敛的修为,她完全看不到,还有这身材体型。

都好像!

这!

先前遇到的,不会就是这两人吧!

苟道人表情紧张,当看到沈瑾珍后,他快速调整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气年轻一些。

陈长安笑道:“来,过来坐着。”

苟道人点头,路过沈瑾珍时,还微笑朝着沈瑾珍点了点头,随后才在陈长安一旁坐下。

“给你们介绍一下,沈重,沈家老祖。”

“苟道人,我的好朋友。”

“至于这位,沈瑾珍,沈道友的孙女。”

苟道人都微笑点头。

沈重从苟道人这里发现,陈长安前来,好像是奔着他孙女来的!

苟道人一定提前想认识他孙女!

好家伙。

自己沈家究竟踩了多少狗屎,才能有如此狗屎运!

他孙女被如此人物看上了!

沈重往自己孙女看去,看到沈瑾珍开始满眼星光看着苟道人,笑了。

应该能成!

“苟前辈,您好!”努力压着激动情绪的沈瑾珍,最终还是没有压住,快速上前躬身行礼。

苟道人咽了咽唾沫,紧张笑道:“你好你好。”

他看起来有些局促与紧张。

显然不知道如何应对,为此,他还偷看向陈长安。

他什么经验都没有。

希望陈长安给点提示。

陈长安向来喜欢直来直往,直接笑着看向沈瑾珍:“瑾珍啊,我这朋友缺一个小娇妻,我觉得你不错,你们要不要认识认识?”

沈瑾珍被陈长安这话震惊到了。

苟道人也一样,瞬间低下了头。

老脸又红了。

陈长安知道苟道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而他时间也不多了,利索点,试试用真诚来换真诚。

毕竟真诚才是必杀技。

沈瑾珍连忙道:“我…..我配不上苟前辈…..”

苟道人心里一空。

自己这是被拒绝了?

陈长安笑道:“想必你也认出了我们,这老小子先前被你救下后,就对你有很大的兴趣,没有配不配得上一说,你就告诉我们,想不想尝试。”

沈重没听明白陈长安这话。

自己孙女救下了苟道人?!

这怎么可能!

沈瑾珍看了眼苟道人,不禁脸颊红了。

喜欢?

她不懂。

但她在某天空虚的夜晚时,曾对着苟道人的画像做了一些事情……

那算是喜欢吗?

沈瑾珍看了眼自己爷爷。

发现沈重正使劲给她眨眼使眼色。

“那,那我试试?”

陈长安笑道:“好,那我就让他有空就来你们这里,你们多谈谈,要是合适,就成亲。”

……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陈长安带着苟道人离开沈府。

除了陈长安外,谁都还没有从整件事情中回过神来。

沈家觉得自己被一块重若千万斤的大饼砸中一般,无法平复心情。

沈家。

一群人还在待客大厅里。

“老祖,我们要发了!!”

一个元老压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大叫了一声,打破了平静。

其余人也被感染,纷纷激动叫了起来。

沈重明显更有耐力,压制住了狂喜,看向对未来有些紧张的沈瑾珍。

“乖孙女,这事你好好考虑,若觉得不喜欢,你可以跟爷爷说,哪怕会得罪大陆最强者,爷爷也不会让你委屈。”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沈瑾珍连忙道:“爷爷,我会看着来的,我其实一直仰慕着苟前辈,只要往后相处融洽,这婚事我能接受的。”

她现在很好奇苟道人为何要装扮成那样,并且和刀疤脸他们搏杀。

是演戏靠近她?

明日苟道人前来,她要好生问问。

回秘境途中。

苟道人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脸还是红的。

没想到啊,苟道人竟然有这一天!

“开不开心?”陈长安突然问道。

“开心。”

苟道人刚说完就后悔了,忙不迭解释道:“咳咳,我只是觉得能跟长安哥出去玩,开心而已!”

“想不到你也有一天会口是心非。我跟你说吧,我时间不多了,不会在你这里待太久,还有很多老朋友没见呢,十天内我要离开,你这事自己好好把握,往后有空多去找沈瑾珍。”

相信有了沈瑾珍这动力在,苟道人会每天都离开一趟秘境。

苟道人听到此话,突然间神情暗淡了下来。

“长安哥,你还有多少时间?”

他一直没问过这问题,也不怎么想问。

因为他怕听到那个数字。

他也不懂自己的心情,明明每次他都很怕陈长安找他。

但一想到陈长安以后会在这个世界消失,不会再来找他,他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像是心里最后的一点东西都被掏空。

陈长安笑道:“三年。”

苟道人听后稍微松了一口气。

“足够我看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但你还是得努力,既然喜欢,那就努力去追。”

苟道人这次没有再扭捏,点了点头。

回到秘境后,陈长安拿出传音石,给黄娇娇传音。

让她看看能不能和沈家合作。

黄娇娇果断答应,还说即刻起就派人去问问。

于是半夜时分,沈家再次震动了起来。

之后举家欢庆。

十天时间很快过去。

陈长安每天都会带苟道人外出一趟,想办法压制苟道人极端的谨慎。

事后再带着苟道人去找沈瑾珍。

几天聊下来,两人已经有暧昧的氛围。

陈长安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种看到儿子终于摆脱单身汉的错觉,开始磕起两人CP。

最后一天晚上。

屋顶上。

陈长安又提前喝了一壶酒。

“兄弟,明日哥就要离开了,你好好努力,争取让哥喝上你的喜酒。”

苟道人笑道:“我们约好了一年后成婚,不出意外的话,长安哥你能喝上我们的喜酒。”

陈长安笑道:“你小子可以。”

一年后,等不到了。

不过他很开心。

自己这个老朋友,他就不用担心了。

“至于你这极端谨慎的性格,现在也已经有了些许改善,我觉得你还是继续改善,达到能正常与妻子生活的水平就刚刚好了。”

陈长安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这很中肯。

他就怕苟道人还是极端的谨慎,婚后连沈瑾珍碰都不碰一下。

夫妻间没有乐趣,离分可就不远了。

这也是他以前和洛依澄待久了就吵一次架的原因。

有时候小吵,确实能增进感情。

但他没想到,这次吵得这么厉害。

苟道人点头,答应下来。

之后两人也没有谈什么,净喝酒。

一夜过去。

陈长安和洛依紫他们离开秘境。

苟道人则站在秘境门前,挥手告别。

“好了,回去吧,记住,好生努力!”陈长安笑道。

苟道人点头,听话回了秘境。

陈长安见苟道人真转身进入秘境,消失在他视野里,笑了笑。

这老小子,看来确实挺希望他离开啊。

“走吧。”

陈长安带着洛依紫飞走。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走后,苟道人突然从秘境里出来。

他慌张四处观望,直到确定自己已经找不到陈长安了,才站着愣神。

心里,好空。

真的是三年才死吗?

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是。

一阵风吹过,苟道人白发飘荡。

“再见了……长安哥……”

希望风能把这道告别带给陈长安。

…….

时间匆匆,光阴荏苒。

一百多天里,陈长安一直在大陆各处行走。

有些老朋友是他年轻时候认识的,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且大部分还在不同的小世界。

再见到的时候,他也是感慨颇深。

他几乎都在每个朋友那里待上几天。

之后又再次启程。

期间,丹皇给他传过音。

说甄勇福去过丹皇宗一趟,试着问过那延寿丹的代价一事。

丹皇说已经帮他隐瞒。

黄娇娇则会隔段时间给他传音,现在她每天都忙碌不已,好消息是,她的商会欣欣向荣,赚的灵石快回本了。

而洛依澄,则是在他离开妖域那天晚上之后,就没有再给他或者洛依紫传音。

他也没有再给洛依澄传音。

哪怕到了大劫到来前一天。

存活时间仅剩半天

此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听到这声音的时候,陈长安刚好在月华下,推开了院子大门。

忙碌了一百多天,他终于与所有朋友道别,最后回到了这里。

他走进院子,看着一切都没变,笑了笑。

他还是赶了回来。

洛依紫回到屋内没多久,就走了出来,来到进入院子就脱鞋将脚伸入池塘里的陈长安面前。

“姐姐好像回来过。”

陈长安微笑嗯了一声,没有接话。

从进来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

地上没有一片树叶。

应该是刚走没多久。

“要在附近找找吗?”洛依紫问道。

陈长安看着天快亮了,摇了摇头。

“不了……”

小说《玄幻:我要死了,能见一面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0:37:57
下一篇 2024年3月24日 20:4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