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骨左源鬼媳妇完本小说阅读_最新热门小说巫骨(左源鬼媳妇)

完整版悬疑惊悚《巫骨》,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左源鬼媳妇,由作者“左源”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她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一股腐尸味扑面而来,浓得让人想吐,浓得让人眩晕。我紧咬着牙关,握紧了拳头。或许现在唯一能救我的,只有掌心的这一块巫骨。如果没有它,或许我早就死了。如果没有它,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点击阅读全文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左源”创作的《巫骨》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这虽然是周六晚上,但我依然忙着对付桌上的习题。忽然就听见窗户传来一阵“砰砰”轻响。抬头看去,就见窗户凭空出现了一只手,正轻轻敲着窗户。整个厂子里会跟我玩这套的,就只有包子一个人…

巫骨

阅读精彩章节

要说让学生最崩溃的事情有三件,那高考绝对算其中之一。
还有一个月的而时间就要开始高考,这种时候对应考的人来说绝对是神经紧绷着,千军万马独木桥,说的就是这个时候了。这虽然是周六晚上,但我依然忙着对付桌上的习题。
忽然就听见窗户传来一阵“砰砰”轻响。抬头看去,就见窗户凭空出现了一只手,正轻轻敲着窗户。
整个厂子里会跟我玩这套的,就只有包子一个人。
包子和我是同班同学,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他本名叫郑保,不过小时候一直长得很胖,所以被取了外号叫包子。
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叫他包子了,“保哥”这称呼倒是经常听到。
“干什么?”我打开窗户看了眼,就看到包子站在窗台下面对着我嘿笑。
“你在干嘛呢?”包子问道。
我一阵无语:“这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你说我能在干嘛,当然是看书!”
“别看啦,反正考不上。”包子坏笑着损了我一句,不等我反驳,他就神神秘秘地道,“源哥儿,薛晓婉失踪了!”
“薛晓婉……是谁?”我皱了皱眉头,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好像又不认识。
包子翻了翻白眼:“我说你这人……就是一班薛晓婉,老薛的孙女,去年转校来那个。”
听老了老薛,我这才想起来。
老薛是我们学校的语文老师,六十多岁,人很好。哪怕学生成绩再差,在他手里最低也会给个六十分,是大家公认的老好人。
去年她孙女转校到我们的学校,听说蛮漂亮的。只不过她是一班我是三班,平时上课也不在一层楼,所以没怎么注意过。
“她怎么失踪了?”我有些奇怪。
“不知道,听说有人看见她傍晚的时候一个人上山了,之后就没了人影。老薛都快被急哭了,现在学校也组织了好些人上山去找呢。”包子说道。
我看了看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的,刚好十点钟。
“走,去看看。”我立刻收拾了东西。
老薛人不错,薛晓婉又是同学,总不能就这样听了就算了。
我也不敢走正门,这大晚上的要是跟老爸说去后山,估计得被他抽死。
直接打开窗户跳了出去,跟着包子就直奔前山。
我们这兵工厂是在两座小山中间的一块凹地里,这山算是缙云山脉的分支,面积不算大,但也不小。
通常我们说的上山,都是指去东面的“前山”,另一座包夹着的被成为后山,那里有些电站、水站之类的设施。
跟着包子来到前山口,这里已经有不少人聚着了。山口升着火堆,照得周围通亮,看这架势是不找着人不罢休。其中不少人还端着火药枪,看这架势是有些大了。
据说以前这山里是有老虎豹子的,后来兵工厂来了,把这些猛兽杀的杀赶的赶,都弄的差不多了,但是现在偶尔还是能听到说山上有花豹出没。
那玩意儿看着个头不大,就比一般的土狗大了丁点。但谁真要倒霉撞上了,那基本上是没活路,带着枪就是防万一。
反正咱们这种兵工老厂啥都缺,就是不缺枪。
包子看着有些眼热,但也只能是眼热。
“源哥儿、郑保,你们也来啦?”
不远处有人叫了声。
我看过去,就见咱们学生会长站在那里,他身边还跟着几个学生会的干部,看样子也是收到消息赶过来了。
这学生会长叫李沐,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和包子齐名。当然,一个老爸是工厂中级干部,自己也是优生典范;而另一个木匠的儿子出生,还是打架逃课的常客。
两人虽然名声差不多响亮,但次元不一样。
李沐和咱们一直不太对路,大抵也就是优生和差生的那种隔阂。当然,平时咱们也没什么接触,各玩各的。
“哟,李会长也在啊。”包子笑眯眯地迎了上去。
李沐还没说话,身旁的跟班,咱们的学生会的干部就不干了。
“包子,怎么说话的?”一个学生会的干部寒着脸看着包子。
包子眉梢顿时一扬:“张毅,你他妈怎么说话的,包子也是你叫的?欠抽是不?”
张毅是学生会管风纪的,他和包子算是真正的对头。包子被他打过几次小报告,当然咯,包子也不算什么好人,据说私下也找这张毅“聊”过几次。大家梁子结的深,也没什么好说的。
张毅冷着脸就要上来,李沐赶紧把他拉住:“都是来找薛晓婉的,大家别吵。”
“对对对,李头儿说的是!”我朝着包子挤了挤眼。
包子这才瞪了张毅一眼,哼了两声没再言语。
“李头儿,这人找的怎么样了?”我看着李沐笑道。
李沐看上去满脸担忧:“不知道,已经排了好几拨学生上去了,现在都没消息。”
“那成,我和包子也上山去看看,你们歇着。”我和李沐说了声,领着包子就往山道口走。
“我艹,今天要不是你拦着我,我非让那张毅好看不可!”包子气冲冲地道。
我对张毅也没什么好感,但这时候也不能煽风点火。
“咱们今天是来找薛晓婉,和他计较没意思。何况,你看李沐他们不也在卖力嘛。”我劝了两句。
“屁!”包子咧着嘴,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你平时都在教室呆着,聊八卦的时候也没兴趣参合。你是不知道,李沐一直在追薛晓婉。”
“有这事?”我有些惊讶。
学生早恋自然不算什么新话题,但李沐可是学生会长,他爸还是厂里的中干,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问题可就大了。
包子哼哼了两声:“骗你干什么?前段时间,不少人看见薛晓婉在学校后面小树林甩李沐耳光呢。据说是被缠得烦了。”
我倒是没想到学校里还有这种好玩的事,看来平时真的关心少了。
“还有,你看那李沐。明显是自己不敢晚上上山,就指挥者别人去。他算什么玩意儿,找人这种事儿还要他从旁调度吗?真当那些大人是吃白食的啊!”包子不忿地道。
“行了行了,咱们是找薛晓婉,又不是来给李沐拍马屁,甭提他了。”
这里一边聊着,一边就进了山。
隐约间,还能听到山林里传来大人的叫喊声。
看了看周围,虽然有段时间没上山了,但大山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道路什么的还和我记忆中的一样。
“我们去哪边找?”包子问道。
我皱眉想了想,道:“我们去电视塔那边看看。”
包子点了点头:“好嘞!”
之所以去电视塔那边,理由很简单。电视塔在这座大山南面,而大山北面,就是杀人坡……
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但不知怎么的,这个名字总会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山间小道非常狭窄,左右都是茂密的林子。
左源和包子渐渐入山,周围的人声也都消失殆尽。只有那隐约传来的风声,和周围树木发出的沙沙声。
“薛晓婉……”
“薛晓婉!”
我和包子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往前走,但周围没有任何回应。
忽然,走在前面的包子停了下来,我一个不留神差点撞他身上。
“搞什么,怎么突然停下了?”我皱眉问道。
“不对啊!”包子满脸狐疑地打量着周围。
我有些莫名其妙:“什么不对?”
“这不是南山的路,这好像是……”包子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好像是往杀人坡的路!”
听了这话,我心头就好像被锤子狠狠地敲了下。抬眼看了看周围,那些好像被尘封的记忆渐渐浮上心头。
没错,这里真的像是通往杀人坡的路。如果没记错的话,小道前面的转角过去,就能看见那块写有“生人勿进”的大青石。
明明是往南山走的,为什么会到了北山?
夜风吹过,原本凉爽的山风忽然带着几分森然,我的手心冒出了冷汗。

小说《巫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6日 20:41:42
下一篇 2024年3月26日 20: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