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夺凤台陆辞秋陆夕颜_夺凤台陆辞秋陆夕颜免费小说完整版

网文大咖“杨酒七”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夺凤台》,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陆辞秋陆夕颜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南岳太子是个渣男,被陆二小姐给废了。就在人人以为陆二小姐必死无疑时,一道圣旨送到左相陆府:皇上为陆二小姐和十一殿下赐婚。众大惊!十一殿下?那可是战神啊!“契约!今皇十一子燕千绝,与陆家次女陆辞秋正式约定,即日起,以未婚夫妻之名行走天下,为期三年。”三年之后,燕千绝被困战场。“可查清楚对方是什么人?竟能困住本王?”“回王爷,是王妃的武装大军,她说要与王爷解除婚约!”…

点击阅读全文

“杨酒七”的《夺凤台》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一番话,把锅甩到陆夕颜身上去了。陆辞秋是无所谓谁背锅的,云氏的锅甩给陆夕颜也好,她正好对着齐一然摊摊手:“院首大人您看,我们家就是这么个情况,所以治病这个事,我插不上手啊!”齐一然一脸嫌弃地看向陆夕颜,“命都要没了还挑大夫,那您看看本官能入得了您的眼吗?”说完就自顾地摇头,“不行不行,本官长得不太…

夺凤台

夺凤台 免费试读

陆辞秋心里想着,得尽快把“会诊”这个词普及出去,这太医说话太费劲了。

但面上还是一脸为难地道:“齐院首有所不知,我们家里人信不过我,不敢让我给五妹妹治病。”

说完又瞅瞅云氏,面上为难又变做无奈,“既然不相信我,何苦还哭着求着让我来诊治呢?

难不成大夫人就是为了让我过来,然后再让全家人都过来跟着一起熬夜?”

老夫人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合着她这么大岁数过来熬这一宿,是云氏下的套?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因为云氏跟陆辞秋不对付,想整陆辞秋,但是没整好,把全家人都给连累了。

这个云氏怎的这么蠢?

老夫人越想越生气,不由得冷哼一声。

云氏不得不为自己辩解:“二姑娘误会了,我从未有过那样的打算。

请你过来看诊是真心的,当时也实在是急了,只一心想着能让五姑娘好起来。

却没想到五姑娘的病这样重,也没想到她哭着闹着不让你给治。”

一番话,把锅甩到陆夕颜身上去了。

陆辞秋是无所谓谁背锅的,云氏的锅甩给陆夕颜也好,她正好对着齐一然摊摊手:“院首大人您看,我们家就是这么个情况,所以治病这个事,我插不上手啊!”

齐一然一脸嫌弃地看向陆夕颜,“命都要没了还挑大夫,那您看看本官能入得了您的眼吗?”

说完就自顾地摇头,“不行不行,本官长得不太好,怕是五小姐看本官也是不顺眼的,那本官这就回去了。”

他说走就走,人都站起来了。

陆萧元突然一声大喝:“胡闹!”

齐一然吓一跳,“说我呢?”

陆萧元赶紧摆手,然后指着榻上的陆夕颜说:“简直胡闹!

都什么时候了,竟还由着你挑挑拣拣?

今日就是齐院首和你二姐姐共同商议着为你治病,你只说你治不治。

你若不治,本相这就送齐院首回去,你这病,不看也罢!”

陆夕颜被吓得不敢再哭了,她知道,刚刚自己那番话,已经把父亲给得罪了。

眼下父亲怕是存了想要放弃她的念头,她若再不知好歹,可就真的完了。

于是再不敢多言,只点点头说:“我治。”

陆萧元这才向齐一然赔罪,请他再给看看。

齐一然得逞了,拉着陆辞秋往边上站站,有模有样地商量起来——“二小姐,在下奉十一殿下之命来配合您整治……呃,诊治,诊治陆家五小姐。

接下来怎么做,您尽管吩咐就是。”

陆辞秋抽抽嘴角,心里把燕千绝给问候了八百回,但面上还是客气地说:“既然是诊治,那院首大人您尽管诊治就好。”

齐一然摊手,“问题五小姐她没病啊!”

“有病。”

陆辞秋说,“绝症啊!”

齐一然似乎懂了,“既是绝症,那可就难治了,肯定不是吃吃药就能好的,准得吃些苦头才行。

那要不咱们给她扎针吧,往指甲缝儿里扎,完了再给点儿治伤的药,您看如何?”

陆辞秋都惊呆了,“这手段您从哪儿学来的?”

妙啊!

齐一然呵呵一笑,“宫里头什么手段没有,这些不过是小把戏罢了。”

陆辞秋当即就同意了,“就这么干!”

于是齐一然转回身,有模有样地说:“五小姐这个病是难治之症,命悬一线,若不尽快医治,只怕最多三日,人就要没了。

在下跟二小姐商量过了,倒是有一个法子能治,只是五小姐肯定是要吃些苦头,不知五小姐能不能……”“能!

我能!”

陆夕颜想都没想就点了头。

笑话,命都要没了,谁还管得了吃不吃苦。

老夫人欣慰地点点头,“是个知道轻重的孩子。”

康氏却有些担心,“不知这位大人说的苦头,是什么苦头?”

齐一然道:“想治此症,非得以银针刺入十处穴位,而这十处穴位就长在人的十个指甲里。”

康氏一愣,“这意思是,用针穿十指?”

齐一然点点头,“是这么个治法。”

康氏和陆夕颜都犹豫了,针穿十指,那得多疼啊?

那不是望京城衙门里的酷刑吗?

云氏和陆倾城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微微的惊讶。

她们直到现在也在怀疑陆夕颜根本就没病,至于为何看起来那么难受,很有可能是陆辞秋使了什么手段。

但要让她们揭穿却不行,因为她们没有证据。

而且也怕有个万一,万一陆夕颜真的生病了呢?

到时耽误了病情,罪可就都在她们头上了。

于是她们母女决定甩包,再也不管这个事,由着陆辞秋去折腾。

却也没想到陆辞秋竟然这样狠,要用针去扎陆夕颜的十指。

陆夕颜又开始哭闹了,陆萧元听得心烦,再想想这个女儿之前质疑自己的话,便觉得让她吃些苦头也是应该的。

于是厉喝道:“休要再闹!

眼下能有治病的法子,已经算你命大,再闹就没命了!”

二房这头也跟着起哄:“是啊五姑娘,能治就治吧,性命关天的时候,还管什么疼不疼的。

一会儿你把齐院首给哭烦了,人家走了,你就见不着三天之后的太阳了。”

陆夕颜被吓着了,再也不敢哭,只有康氏颤着声问了一句:“手指以后还能康复吗?”

齐一然道:“这个请放心,本官自会给五小姐开养手指的方子。

只要按方涂药,不出一个月就可以痊愈。”

康氏松了口气,能痊愈就好,只要能痊愈,那眼下遭罪就遭罪吧!

好歹把这一关过去,等夕颜好起来,她们再好好琢磨今日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齐一然开始下针了!

一针一个手指头,真跟衙门上刑似的,扎得陆夕颜嗷嗷叫。

人们正准备可怜她,结果就听罗氏说:“你们听,几针扎下去之后,五姑娘的声音是不是嘹亮了许多?

这可比昨晚上半死不活时强多了!”

陆萧宇立即感叹:“不愧是太医院院首,医术果然高明。”

他俩这么一说,别人还能说什么?

只能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往下捧。

一时间,屋里此起彼伏,全是夸赞齐一然的声音。

小说《夺凤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3月26日 21:08:56
下一篇 2024年3月26日 21:09:27